首页 财经详情
 
易到用车资金困局:司机提现难
2019-05-07 10:56
  • 图片

(1/1)易到用车资金困局:司机提现难

  原标题:易到资金困局:司机提现难、实控人卖豪车筹款上线现金贷
  去年8月开始,司机们通过易到平台开网约车所赚取的佣金陆续无法提出,这些佣金(单人)或高达十几万,部分司机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难,就等着易到把APP里的余额变成“真金白银”。4月25日,易到上线了“快提”标签服务,试图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
  对于使用非余额支付的订单,易到平台会添加“快提”标签。
  今年3月2日凌晨2点,穿着灰色针织衫的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出现在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交通委”)办公所在地,他和两名易到用车(以下简称“易到”)员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机进入了北京交通委为他们准备的“调解室”。
  北京交通委大门外的围栏外,约500名易到司机(以下简称“司机”)准备在夜色中离开。距离他们3月1日下午1点左右陆续在此处会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从去年8月份开始,司机们通过易到平台开网约车所赚取的佣金陆续无法提出,这些佣金(单人)或高达十几万,“我家老婆孩子还等着吃饭呢。”部分司机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目前(家里)生活困难,就等着易到把APP里的余额变成“真金白银”。#aspire page split tag#   4月25日,易到上线了“快提”服务,试图解决司机的提现问题。这一问题一直是易到的痛点,也是易到与司机争议的核心。今年2月25日,秦楚(化名)和多名司机第一次来到北京交通委。据秦楚介绍,当时易到方面承诺,3月1日会给司机们一个解决方案,紧接着3月1日、3月20日、3月29日、4月15日,司机们多次前往北京交通委,想要获得真正的解决方案。
  温晓东卖劳斯莱斯和宾利供司机提现
  “我觉得他这个人挺朴实的,因为我们见面那天他穿得很普通,说的话也让人容易接受。”同秦楚一起进入办公室的司机代表张玮(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温晓东和两名易到员工以及六名易到司机,在北京交通委办公室见面,共同商谈司机的提现等问题。
  早在2017年,易到就曾多次被曝出司机提现延期的问题。今年以来,易到司机们多次收到易到发送的提现延期公告,原本应在今年1月25日恢复正常提现,却再次发生延期。
  1月25日,易到发布消息称,韬蕴资本将在近期启动拍卖FF公司的股权,受此影响,提现时间将延至2月22日。此后历次的提现延期公告,再无确切时间点。
  “温晓东就一点点地跟我们讲贾跃亭是怎么骗他的,易到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到底往易到输了多少血,易到目前的困境怎么解决。”3月2日凌晨2点至6点,温晓东和六个司机代表整整聊了4个小时。#aspire page split tag#   易到与乐视的纠葛源于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买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为易到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
  从2016年底被爆出欠款,到2017年初业绩下滑,乐视一直深陷“缺钱”风波,中间几度停牌。乐视风波也波及易到,拖欠款项、司机提现难,导致易到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局中难以脱身。
  易到困难时刻,贾跃亭在2017年6月找来了韬蕴资本温晓东接手易到。这也为后续的纠纷埋下了“种子”。
  2018年12月,韬蕴资本表示,入主易到未向乐视支付款项,因为这是一次承债式交易,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在交易文件中明确承诺当时的易到债务规模是23亿,韬蕴资本入主易到过程中陆续发现总体债务规模在50亿左右。而这些债务导致了易到未能及时获得资金支持,成为影响司机提现的阻碍。
  3月2日协商时,温晓东向司机表示,目前没有钱,必须出去借(钱),或者卖公司的资产才能有钱提供给司机提现。张玮和秦楚都向记者证实,温晓东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卖了两台劳斯莱斯汽车和两台宾利汽车,换来的钱在今年春节期间给司机们提现了。
  一位易到离职员工杨森(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卖车的真实性,“现在易到肯定也没有钱去养车了,所以就卖了,(不过)那四辆车之前也是二手的”。#aspire page split tag#   3月2日温晓东承诺将在7个工作日内,拿出200万元给司机提现,第一轮先给当天下午登记的188名司机每人提现5000元,当天较晚去登记的司机以及北京全部的司机将在第二轮提现中拿到钱。最终,多名司机向记者证实,温晓东在3月1日后的两周内仅实现了第一轮提现,折合人民币约94万元。
  空降“管农业”出身负责人,上线金融产品缓解
  易到“无米下锅”,几度搬迁办公场所。多名司机表示,他们从北京站附近的万豪酒店,最终追到了百子湾的大成国际。
  3月13日,温晓东在微信朋友圈公布,巩振兵即将卸任易到CEO职位。一周后,豪华车司机要求易到恢复提现,而此次对接的易到负责人是温晓东请来的“救兵”孙士海。“温晓东入主易到之后,就派了韬蕴资本的人员,负责人事、财务、法务,差不多控制了易到。”离职员工杨森介绍称。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孙士海为韬蕴资本旗下韬蕴时达(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在韬蕴资本负责农业投资相关业务,被易到员工戏称为“养猪的”。“说句不好听的,原来管农业的一个人,空降过来管网约车,您觉得有戏吗?”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易到管理层已经没人了,易到现在的状况就是“没钱没人”。#aspire page split tag#   与温晓东不同,空降的孙士海面对司机的态度更加强硬。3月2日在调解室,司机们建议温晓东实现“线下支付”,即乘客可选择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车费,车费将经由易到平台直接转入司机银行卡,司机们不必再为“虚无”的余额拉单。
  3月20日,孙士海在北京交通委门口表示将实现“及时分佣”,即司机口中的“线下支付”,并给恢复运力的司机按比例提现。但是,当天他并未承诺具体的提现日期。
  3月29日,司机再次聚集到北京交通委门口,“控诉”易到存在“欺骗式的及时分佣、阴阳单和给司机放高利贷”的情况。秦楚对记者解释称,易到在抽取佣金的同时,给乘客客户端和司机客户端显示的路程费用并不相同,多名司机认为这是“两边通吃”的行为。
  司机口中的“高利贷”,则指易到计划上线的现金贷产品。3月29日前,易到离职员工爆料,易到计划上线现金贷产品,用来缓解司机提现压力并帮助平台盈利。
  文件显示,司机可通过现金贷产品进行贷款,可选择3000元或5000元贷款金额。以5000元贷款金额为例,贷款期为15天,如逾期90天不偿还,将扣除司机易到账户余额6297元,申请5000元现金贷产品的司机,必须保证账户余额大于或等于6297元。#aspire page split tag#   文件还显示,现金贷产品的业务目标是,解决活跃司机现有的生存需求,缓解平台提现压力,实现部分司机余额的快速消化,通过该产品帮助平台实现盈利。
  司机带着对及时分佣、阴阳单和现金贷产品的疑问,于3月29日在北京交通委门口堵住了孙士海。孙士海当时回应称,目前上线的及时分佣是1.0版本,司机的诉求会在2.0版本实现。
  4月25日,多名司机发现,易到上线了“快提”标签服务,即司机在接单平台会看到部分订单显示“快提”标签。这意味着,该订单不会用易到平台余额支付,车费可快速提取,也就是说孙士海兑现了及时分佣的承诺。
  截至记者发稿前,已有司机成功拉到有“快提”标签的订单,但部分司机向记者表示,显示“快提”标签的订单“很难抢”。
  针对阴阳单的问题,孙士海解释称,用户花钱向平台购买运力,平台再花钱向司机购买运力,这里面存在的差价在经济上是允许的。关于司机口中的“高利贷”产品,孙士海也侧面证实了信息的真实性,3月29日当天孙士海表示,该现金贷产品为第三方公司的提议,目前并未实现。
  4月11日,部分易到司机陆续收到易到提示下载“余额享”的短信或电话。#aspire page split tag#   截至记者发稿前,一款名为“余额享”的现金贷产品已悄悄上线,易到已电话或短信通知部分还未提现成功的司机注册下载。多位易到向司机表示,该产品为第三方公司提供,与易到公司有合作关系。经记者测试,该产品目前尚未开放注册。
  4月11日,秦楚的讨薪群因为现金贷产品的上线“炸开了锅”,多名司机表达了对易到上线该产品的愤怒,认为该产品是易到给司机“下圈套”,但也有司机认为,借贷自由,过多讨论没有意义。秦楚当天发布群消息“@所有人”,劝大家别碰高利贷。为此,4月15日,司机们又一次聚集到了北京交通委门口,只是依旧没有获得任何想要的答案。
  平台活跃度降低,融资无望“断臂求生”
  从今年3月份开始,除司机提现延期不断外,易到被曝出大量裁员和欠薪,至3月中旬,易到已经陆续通知员工办理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涉及人员达到三四百人,易到员工目前仅剩百余人。易到被裁员工告诉记者,易到先统一裁大部分员工,后面会让小部分人复工,但是复工只发当月工资并不会补发工资。目前,易到技术部门的部分员工已经复工。
  3月7日,易到证实正在寻求新一轮25.5亿元融资,市场传言恒大或将接盘易到,该消息随后被接近恒大的人士否认。3月25日,易到发布内部邮件称,要调整工作思路,尽早依靠自身力量维持平台的基本运转,今后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断臂求生”的易到正在通过削减开支、业务调整、寻求融资来重整旗鼓。#aspire page split tag#   此前,今年1月21日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将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韬蕴资本表示,在整体融资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韬蕴资本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特向社会公开招募有意愿布局网约车行业、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入股易到,愿意以低于从乐视及贾跃亭处的获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转让易到股权。
  易到“搬救兵”已经不是一回、两回。新京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来,易到除了谋求借壳赫美集团,还先后与阿里、苏宁、顺丰、人保等公司接触入股等问题,最后均无疾而终。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易到的出路无非就是卖身或者融资,“易到需要依靠一个真正有实力的企业,把自己的战略和主业拉回正轨,随着大规模补贴的退出,出行行业的市场机会还是有的。”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则表示,不排除一些大型企业会通过收购易到快速进入出行行业。
  多名司机告诉记者,从去年8月开始,多次的提现延期使得司机们对易到丧失了信任,除了多次上门要款外,多名司机从今年年初便开始停运,以抗议易到的提现延期行为,“5个多月就一直没能提现(成功)”。多名司机告诉记者,自停运以来,个人并未进行其他工作,“就忙着(讨薪)这事儿了。”#aspire page split tag#   司机的停运导致易到运力出现断崖式下跌,多名易到用户反映,“通过易到打不到车”。记者于3月8日尝试发布广渠门内地铁站到朝阳大悦城的订单,APP显示响应车辆只有一辆且为豪华车,价格高于其他网约车APP的普通快车。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1月网约车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下半年,滴滴出行的月度活跃用户数(MAU)为6600万,而易到APP的月度活跃用户数(MAU)仅为77万,约为滴滴出行的1%,且一直处于下降趋势。除此之外,易到APP的市场渗透率也下降了20%,安装渗透率仅为0.25%。
  “温晓东比贾跃亭更坑人吧,贾跃亭坑了资本,温晓东坑了员工和司机。”杨森说,易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断交员工的五险一金,使很多员工的购房和出入境都成为问题。
  “一般的离职员工有3个月工资没发,一些高管甚至有4-5个月工资没发。”杨森透露,易到之前表示今年6月底付清工资。“届时工资付清的概率可能只有50%吧,毕竟之前恢复司机提现的日期一拖再拖。”
  欠薪、司机停运、老用户丧失新用户没来,易到要做第一家赚钱的网约车平台的目标能否实现有待观察。刚上线的现金贷产品或成为易到目前唯一的盈利寄托。与此同时,因现金贷产品愤怒的司机们,正在筹划下一次讨薪。[来源:新京报]

用户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查看更多

分享到

(仅QQ、UC、百度浏览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