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详情
 
一男童被邻居亲手送给人贩子
2019-01-22 09:24
  • 图片

(1/1)一男童被邻居亲手送给人贩子

  提及2019年的新年愿望,单双龙回答得很干脆,好好地、隆重地过一个生日。
  “从小就很羡慕别人知道自己哪年生的,知道什么时候还得过生日,但是我已经三十岁了,却从来没有过过生日。”跟父母相认后,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单双龙”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有了更为重要的意义。
  24年后重回故乡,口音变了,生活习惯变了,父母苍老了许多,庆幸的是,还有一些零散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存在。曾经,儿时玩耍的那个小池塘还在。那时,他经常和邻居家里的哑儿、好友小辉、伞兵一起在池塘边玩。
  双龙记得,池塘的另一边是公路,公路边有一排很高的树,像杨树,大门正前方约五百米处有个小树林。田里种着水稻、油菜花和烟。一眼望去多是平原,基本看不到山。
  没找到家人前,他记得自己在家里好像叫双龙(谐音,不确定),印象中,母亲外出工作很少回家,父亲的工作好像和钢筋有关。家里的房子好像是瓦房,大门进去是厨房,另一间是卧室。在旁边还有单独一间是放柴火的,大门出来一点有一个洗衣池,还有一个手压式的井……
  离双龙家20-50米左右有一户邻居,他家的房子是两层楼,家里有一个和双龙差不多大的女儿,跟双龙玩得很好,“我就是被女孩的爸爸骗出来的。当时他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女儿来找我,说要带我去找妈妈,我跟着他们去了。到半路他说轮子没气了,要下来一个,他就把他女儿放在路边,拉着我去到集市把我交给三个男人。” 双龙印象中,那三个男人是坐着一辆小三轮还是四轮的车(记不清了),邻居走后,他们就把双龙带走了。坐了大概三四天的火车,来到福建泉州晋江安海的一个饭店,“我养父母去那里接我回去的。往后的日子里,我从他们谈话中听到我母亲的名字(忘记了)。”#aspire page split tag#   双龙的爸爸一直对他“消失”的日期刻骨铭心。“1995年六月初五没了,七月初一是他生日。”家人还到附近河里打捞过尸体,一度以为小儿子单双龙死了……双龙的母亲梁春燕,因为看不到希望,服老鼠药四次,还绝过食。
  2018年9月15日,宝贝回家网志愿者闲云清烟接到了双龙寻亲的任务,跟双龙充分沟通后在网站发帖。经过搜索,志愿者闲云清烟发现恰好有一个“家寻帖”的描述和双龙年龄以及家附近环境有相似之处。闲云清烟马上和相关志愿者联系,当得知对方家长已采血入库,闲云清烟也立即帮双龙申请采血入库比对。
  9月25日,双龙的血样寄往宝贝回家网站。11月9日,网站传来了好消息,经银川市刑侦技术大队DNA鉴定,双龙就是单双龙父母寻找多年的儿子。2019年1月8日上午,双龙回到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跟父母相认。
  村里的墙上挂着横幅“喜迎单双龙回家,与亲人团聚”,家门口挂上了大红花,贴上了喜字,母亲梁春燕手捧花束早早地出门等待,街道上被热情的乡亲们围得水泄不通。 双龙颤抖着喊出妈妈,梁春燕抱着他,泣不成声,两鬓斑白的父亲也流下了眼泪。一家人终于团聚,他们站在大门口拍下了全家福。#aspire page split tag#   跟亲生父母短暂团聚后,单双龙又回到了福建省南安市。他在那里组建了家庭,有妻子和一双儿女,还有他的养母。
  双龙现在的名字是杨再来,是养父母给他起的。“第一次去看我没抱养,第二次才抱养!所以叫这名字。”
  双龙的养母杨枝,在外人眼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妇女,“跟别人都很好。”但是,在双龙看来,跟养母相处的往事不堪回首。
  “经常打我,牙齿最少掉10次,伤痕不下百道,衣服不超2套,鞋子不超2双,书包一个没有……6岁开始煮饭、挑水、挑粪、挑柴火、洗衣服、养鸡鸭、种地……打人木棍断掉不下30根!”
  双龙把此次跟亲生父母相认的过程告诉了养母杨枝,结果养母任何反应都没有,“一个字都没有说”。
  相处24年,双龙并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养母。
  尽管这样,他还是决定回到养母身边,“养父去世了,她的2个女儿嫁了,亲儿子死了,就剩养母自己了!”他直言,丢不下,也放不下。
  对于未来,单双龙还没有明确的计划,照顾养母的同时,他也尽可能地跟亲生父母多往来。“虽然现在一家人团聚,但是自己被拐走的情形历历在目,多年来,它就像噩梦一样无法摆脱。”双龙说。[来源:光明网]

用户评论

取消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查看更多

分享到

(仅QQ、UC、百度浏览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