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频道->详情
一夫一妻制是否可以长期维持
[06-13 13:52]
  敝人患眼疾,不能多看书多写字。承蒙“得到”邀请,开始了音频课程《郑也夫社会学专题50讲》。这门课程的第一部分是“文明的生物学基础”,内容涉及人类的婚配制度:说到人类最初的婚配制度就是一夫一妻制:其证据是人类的“二态性”不大,一夫多妻制的大猩猩的雄雌身高比是2:1;男女身高比是1.1: 1;但是长臂猿这样典型的一夫一妻制的雌雄身高比是1:1;所以人类的一夫一妻制不够典型,事实上也只是一夫一妻制为主导。课程中有“听友”跟帖,请我谈一夫一妻制的前景。我没有对此深入思考过,不敢妄言。但明白,这是个真问题,大问题。于是想到了前两年读到、且颇受触动的一场争论。不妨介绍一下,也算不辜负听友们提出的大问题。
  1948年的时候,两个大牌学者针对一夫一妻制展开了争论。他们的争论刊登在该年7月的《心路》杂志上面,以后收入《潘光旦文集》第十卷的“一夫一妻制是否可以长期维持”一文中。两位学者都是社会学家:一位是潘光旦,一位多半是吴景超(后人编辑潘先生文集时作此猜想,但未确认。我认同这一猜想,因为《新路》就是吴景超办的。拙文《土改:费孝通与董时进》中曾引用《新路》上吴景超先生颇有乌托邦味道的文章。从杂志,从笔风,从乌托邦味道上看,都像是他)。可能是话题敏感,二位都用了笔名,潘先生用了笔名“坎侯”;疑为吴先生者的笔名是“念福”。  潘先生文字写在前面。潘先生说:在农牧社会当中,都曾经是一夫一妻制与一夫多妻制并行,但是都是以前者为主,潘先生学问太大,每逢说理,论据信手拈来。他说,公元前齐桓公称霸的时候,搞了一次诸侯们的葵丘之会。会上诸侯们约法五章,其中一章就是:不以妾为妻。当然,那是跟选定周王的继承人相关,但说出的毕竟是流行的道理。“妻妾有主从之分,为妾者不能为妻,也正所以表示,一夫多妻的躯壳中,未尝没有一夫一妻的骨干,一夫多妻的层构中,未尝没有一夫一妻的基础。”潘先生又说,在宋元时代,儒家规定,男子年龄40仍然没有子女,才有娶妾的理由。其他的方式,未婚同居、外室、嫖妓,表面上看似乎会威胁、摧毁一夫一妻制,其实只是一夫一妻制的“安全瓣”。它们“以前存在,以后我想也不会完全不存在。一夫一妻制的存在,当然不完全靠此种消极的安全瓣。”
下一页 
第 [1] 2 3 /3页
>>为人父母不用经过考试太可怕
<<远离没分寸感的"中国式亲戚"
评论搜索  0
发表
我的留言
返回上级
欣慰(5)   愤怒(5)   难过(9)   搞笑(2)
精彩推荐
新闻排行
[06-21 02:47]
普通版 炫彩版(设为默认) 触屏版
直播 资讯 下载 导航
梦网首页 我的梦网